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大峽谷的“背簍醫生”(決勝2020)

大峽谷的“背簍醫生”(決勝2020)

图片说明:大峽谷的“背簍醫生”(決勝2020),。

丙中洛在哪裡?航班從廣州起飛,三個半小時後,落地雲南大理機場,轉乘車4小時,抵達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府所在地六庫,第二天繼續開車7個多小時,抵達怒江州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。丙中洛鎮就坐落在貢山縣。由於剛修通硬化路,路上塌方少,堵車時間短,據說,這是用時最短的。一路急行,隻為見到管延萍。一見面,讓人詫異。黝黑膚色透著高原紅,梳條長辮,和當地婦女幾乎沒有兩樣。不穿白大褂,真不相信眼前人就是來自廣東省珠海市金灣區三灶醫院的扶貧醫生。多年來,珠海市先後選派300多名幹部赴怒江對口幫扶,其中醫療人員就有168名。他們接續奮鬥,決戰脫貧攻堅。管延萍是其中一員。三年前,管延萍來到丙中洛鎮衛生院。一個背簍,一身白大褂,成瞭管延萍的標志。每次下鄉,她的背簍裡裝滿器械、藥品、幹糧等,走到哪,東西就背到哪。村民遠遠地就能分辨出她的身影,親切地稱她“背簍醫生”。一怒江州,是我國深度貧困的“三區三州”之一,是脫貧攻堅的難中之難。丙中洛,地處怒江峽谷深處,咆哮的怒江,由北向南,橫穿其間,兩邊是碧羅雪山和高黎貢山。千百年來,當地群眾與世隔絕,過著莊稼靠點種、穿衣靠紡麻、過江靠溜索的艱難生活。而扶貧攻堅改變瞭這一切。“管醫生來瞭!”侄女肖蘭英快一步進屋,向學羅軍報信。聽到話音,學羅軍從床上慢慢坐起,轉頭望向門口,嘴角彎出笑意。“看我們帶來瞭啥!”管延萍一進屋,直接朝學羅軍的床邊走去。顯然,她很熟悉這裡。她舉瞭舉從背簍裡拿出的冬衣,“馬上要過年瞭,換上新衣服,會更帥氣!”不隻冬衣,管延萍還帶來瞭新的床墊、棉被、被套、床單、枕頭。換上嶄新的冬衣被毯,管延萍又幫學羅軍體檢、剪指甲。一番交流後,引導做肢體訓練……兩個多小時的醫訪不知不覺就過去瞭。告別時,學羅軍和打基媽媽向管延萍用力揮手,眼神裡流露著感激與不舍。學羅軍是一名重癥精神分裂患者,與年邁的母親一起,住在海拔3000多米的小茶臘獨龍族村組。他自我封閉在黑屋子裡,不肯出門,也不肯與人交流。老母親打基在屋內火塘旁陪伴他,束手無策。管延萍第一次到學羅軍傢,是2017年12月的一天。她清楚地記得那個場景:學羅軍眼神灰暗,流露著戒備,人走近瞭,他會躲閃,急瞭,還要打人。從那以後,一有時間,管延萍就來看望學羅軍,想盡辦法與他交流,幫助他恢復生活的信心。持久努力終於有瞭效果。突然有一天,學羅軍在管延萍的反復鼓勵下,走出瞭傢門。沐浴在陽光、藍天、白雲下,他長期木然的臉上逐漸有瞭表情。見學羅軍蓬頭垢面,頭發都粘在一起,管延萍就幫他洗頭,抹上香皂,洗瞭五六盆水,半個多小時後,學羅軍的頭發重新有瞭光澤。頭發太長,後頸部皮膚糜爛,為瞭讓瘡口更好愈合,管延萍當起瞭“理發師”,一手梳子,一手剪刀,幫學羅軍修剪頭發……看到兒子一天天好起來,變得清爽幹凈,精神也振作瞭,打基媽媽激動地流下瞭淚水。從那以後,打基媽媽和學羅軍最期盼見到的人,就是管延萍。她仿佛帶著溫暖與光亮,驅散瞭這個傢庭多年來的陰霾。在丙中洛,類似學羅軍這樣的精神病患者有41人,都裝在瞭管延萍的牽掛裡。“脫貧攻堅,不僅僅是填飽肚子就算勝利。要想深山裡的人們過上好日子,衛生醫療服務很關鍵。缺醫少藥是山區的一大難題。醫療幫扶,就是我們醫護人員的職責。”管延萍說。三年來,一肩背簍,她走遍丙中洛鎮46個村組,送藥進山300餘次。珠海駐怒江州扶貧工作組的盧仰之,初見管延萍就印象深刻。後來有次下鄉,他再三要求幫管醫生背背簍。背簍不大,卻足有20多斤。背簍下方,邊沿直頂著腰,重心後墜,身體得前傾而行。背帶勒得雙肩生疼。下山後,盧仰之的肩膀,被勒得抬不起來,腰部被不停的頂撞磨破瞭皮,變得紅腫。這次體驗,使他體會到瞭管醫生的辛苦:“令人心疼,令人敬佩。”一次次進山,一次次入戶。管延萍努力將健康理念帶給純樸而友善的村民,幫他們改變衛生習慣,不再諱疾忌醫。每次送別時,村民們都緊抓管延萍的手不舍得放開,末瞭,再塞一些傢裡種植的辣椒、玉米、番茄,表達他們純樸的情意。在村民們眼中,管延萍,是他們最想見的親人!二我們跟隨管延萍去秋那桶村碧汪小組巡診。同行的珠海駐怒江州扶貧工作組組長張松先打招呼,說:“去碧汪,要通過一條茶馬古道,路可不好走。”碧汪村位於碧羅雪山腹地,海拔2000多米,沿途要翻越兩座大山。往深山峽谷走,隻能靠雙腳。上山的古道,崎嶇狹窄,僅容一人側行。一邊是陡峭山壁,青藤古樹,一邊是咆哮的怒江水。山脈綿綿連蒼翠,江水奔湧浪卷沙。行走在古道上,心都為之顫動。懸崖山澗,幾株三角梅跳瞭出來,翠綠的枝葉,鮮艷的花色,在陽光下,散發生命的活力。這美麗的花,隻要有一撮泥土,一縷陽光,就能頑強生長,勇敢地在最艱苦的環境裡綻放生命之美。進山的路比想象的漫長,剛開始,大傢還能聊天、學唱山歌。後來連挪步的力氣都快沒瞭,更別提說話瞭,隻能低頭看路。管醫生及醫護人員更辛苦,穿著白大褂、背著大背簍,人人滿頭大汗,皮膚曬得黑紅發亮,衣服濕瞭幹,幹瞭濕。4個多小時山路後,終於到達目的地——碧汪村。村在陡坡,沒有網絡,也沒有信號,信息是在山下提前發的,聽村民小組長說,他要專門跑到離傢幾百米的山頂,才能接收到手機短信。小組長帶路,挨戶醫訪。72歲的村民張正國,知道管醫生來瞭,老人在傢人攙扶下,走出門口迎接。一見到管醫生,臉上就綻開瞭笑容。管延萍背簍都沒來得及放,就牽著老人的手,引導他慢慢轉個圈,看到老人的情況好轉,忙豎起大拇指誇贊。“有沒有哪裡不舒服?”管延萍扶著老人進門,在屋角坐下。“頭疼,膝蓋也疼。”管延萍從背簍裡拿出健康體檢表,查看過往身體情況,之後為老人做瞭血壓、血糖等檢查項目,讓老人脫瞭鞋子躺下,用手握住腳踝,檢查關節的情況。“關節有好轉,但平時還要多活動,還有高血壓藥,記得準時吃。”管延萍怕老人記不住,在藥瓶子上寫瞭用法,又跟傢屬反復交代,並且當場示范,送水喂藥。管延萍與病患接觸,從來是不戴手套的。我們問她,為什麼不做好自己的防護呢?她悄悄地說:“我知道他們得的不是傳染病,考慮到村民比較敏感,自尊心強,若按醫院標準程序,他們會感覺被嫌棄,這樣就很難真正配合治療。要想提升村民們的健康理念,必須讓他們消除抵觸,先接納你才行……”入戶醫訪結束瞭,下山的路比上山更難走。下山半道,風雨交加,同行者中有人膝蓋受傷,疼得不能打彎,隻能一點一點往前挪。管醫生見狀,忙去折瞭根木棍,遞給她支撐用。走一段,停下來,幫助她按摩膝腿,一路不斷鼓勵打氣。管延萍說,自己也多次經歷膝傷病痛,每次下山的時候都是咬牙堅持,回到鎮上住所,就雙膝跪在床上,給自己做康復按摩,用熱毛巾敷膝,才能慢慢緩解疼痛。緩慢移動中,天已漆黑。看不見道路,大傢打亮手電筒,摸索前行。好幾次,大傢感覺雙腿都不是自己的。實在走不動瞭,管延萍就用充滿希望的口吻鼓勵說:“快瞭,真的快瞭,還有五分鐘!”在這樣不斷的“五分鐘”中,半夜11點,大傢終於挪到瞭山下。回頭一算,吃瞭一驚,這一天,前後走瞭十三個小時的山路。而這樣的山路醫訪,管延萍走瞭300多次。管延萍回憶剛來時,給村民做體檢,隻有身高、體重、血糖等檢查內容,而B超、心電圖檢查等,衛生站裡沒有人懂怎麼做,醫療器材大部分閑置,一臺心電圖機甚至還沒開封。同樣來自珠海的蔡曉明對缺醫少藥感觸很深,他說:“獨龍江鄉蛇傷多,但整個貢山縣卻無一支抗毒血清。隻能用土辦法,勒住、擠血、清創包紮處理。如果從獨龍江鄉開車到縣醫院,要2個半小時,拐1800多個彎道,根本來不及。”村民健康意識也不高。剛開始,村裡許多老人不願抽血,經過醫療隊及工作人員反復解釋、示范,老人們對抽血檢驗才沒有瞭抵觸。現在大傢一聽要體檢瞭,會主動前來詢問,健康衛生意識提高瞭許多。這樣的變化使管延萍感到欣慰。三鎮中心山坡上,是鎮衛生院,管延萍的工作地。2019年,衛生院前,蓋起新樓。還從珠海運送來新的醫療器材設備。這些,讓管延萍十分開心。她說:“醫療條件多改善一些,也就更放心一些,哪怕我們離開瞭,這裡的衛生醫療也依然有保證。不過,要達到滿意效果,需要做的事情,還有很多。”“回去後,先服藥降溫,用濕毛巾多擦洗,有不對勁,不管多晚都來找我……”接診完當日最後一位患者,管延萍開始日常例行工作,整理健康檔案。檔案室內,6000多份檔案,整齊地擺放在檔案櫃裡。上面,記錄著每一位患者的健康情況。管延萍對重點人群作瞭標識。紅色簽代表高血壓,藍色簽代表65歲以上老人,紫色簽代表重癥精神病患者,黃色簽代表孕產婦……這項工作,是管延萍來之後做的。剛開始,繁瑣的健康檔案采集、書寫、整理工作,受到瞭質疑,“寫十份檔案,不如治療一個病人、做一臺手術來得實在,這是在浪費時間。”一樣新事物的出現、新辦法的推行,總是會遭遇不理解。管延萍也曾想過放棄。但是,她最終選擇瞭堅持,千難萬阻,不改其志。她記得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,她知道“上醫治未病”,公共衛生工作重在預防,要為村民們做好健康服務,就必須要建立科學的預防機制。健康檔案,前期繁瑣,但做好後,能方便接手醫生更快瞭解患者的身體和治療情況。幾頁檔案,可以減少村民求醫之路的艱辛,減少醫療及陪護費用。生死所寄,性命攸關。這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,她沒有理由放棄。記錄、整理檔案時,她發現,“當地人高血壓和精神類疾病發病率高,與他們飲食油鹽多、過度飲酒、衛生意識低等因素有關,但具體的研究還需要更多的數據與資料”。建立檔案體系是個長期的過程。考慮再三,管延萍向上級遞交瞭延長幫扶期限的申請書,原本半年的幫扶期,延長到瞭三年。這就意味著,管延萍與傢人,要有更久的分離。三年間,丙中洛全鎮6222人,建立規范健康檔案的達到6096人。“65歲以上516人,兒童750人,孕產婦350人,高血壓589人,糖尿病39人,結核病37人……”這一串串寫在記錄本裡的數字,管延萍早已爛熟於心,她滿腦子想的,都是怎樣讓當地群眾過上更加健康的生活。這裡雖有最美的風景,但也有最深的寂寞。這幾年,管延萍像一個陀螺,不停地轉,不停地忙,顧不上傢,顧不上她自己。有時候,面對空蕩蕩的宿舍,她也會發怔:自己五十出頭瞭,遠離年邁的母親和剛走上社會的兒子,一個人來到這裡,這是何苦呢?她想起上次回傢時,母親笑得合不攏嘴的樣子,心中常常湧起一陣愧疚。可是,她也無法放下自己身為醫者的那份使命感。當初,看到珠海市和怒江州、金灣區和貢山縣結對幫扶的通知時,雖然對怒江、貢山很是陌生,她還是毅然報瞭名。她說:“就是想對得起自己這一身白大褂,用近30年的工作經驗,到更有需要的地方工作,為鄉村衛生事業貢獻一份力量。”隻要國傢需要,那就去做。其實,像管延萍這樣的扶貧人還有很多。他們跨山越水,歷盡艱辛,隻為實現脫貧奔小康路上“一個也不能少”的承諾。“管延萍們”,就是脫貧路上一道美麗的風景線……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亚非色片无码_日本女优国产啪啪小视频_国产线路一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大峽谷的“背簍醫生”(決勝2020)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vidyaaranya.com/article/37.html
有关热门【大峽谷的“背簍醫生”(決勝2020)】的标签